首頁 >> 新聞中心>>.東旭新聞>>
東旭新聞

馭風者丨小記北京市門頭溝區政協委員、嘉麟杰董事長王忠輝

發布時間:2019-09-20
產品**:    

      秋風起,瓜果香。



  一個多月前,A股上市公司嘉麟杰發布了收購北極光電100%股權的公告,在市場上刮起了一陣小旋風。



  間或,也夾雜著疑問。



  嘉麟杰作為一家以紡織面料為主業的公司,收購一家光學濾波芯片公司,所欲何為?



  這有點不太符合商業邏輯。



  要知道,扎根主業,深耕市場,正在成為市場上的流行答案。



  局中人,才知其妙。



  嘉麟杰董事長王忠輝一語中的:嘉麟杰背后的大股東,正是渾身流淌著高科技血液、并有著強烈民族情懷的東旭集團。



  視野再寬一點,可以發現,東旭集團正在高科技矩陣中,補上關鍵一環。



  這是更大的商業邏輯,也是企業家產業報國的內心軌跡。



  如果再往深里探究,這家集團公司的戰略圖景已然顯現:馭風而行。



  

布局


  如何形容當前中國制造業的窘境?



  有4個字規避不了———缺芯少屏。



  如何形容當前企業界的破局之功?



  也有4個字來形容———深耕合縱。



  深耕者,以華為代表的中國科技公司,圍繞一個基點,實現全球產業突破。



  合縱者,正是東旭集團在探索的道路。



  在東旭集團明亮的辦公室里,70后的王忠輝一波又一波地接受記者的采訪。他在一遍又一遍地向客人們解釋,他們要做的是,實現中國高科技產業的破局。


  王忠輝委員告訴人民政協報記者,東旭集團最基礎、最核心的產業正是平板顯示產業,其代表產品液晶玻璃基板就是“屏”的最基礎構成。在解決“屏”的問題后,通過收購北極光電,掌握高端光學濾波芯片核心技術,恰好補齊了“芯”的短板,東旭集團的“芯屏戰略”正在結出累累碩果。“回望東旭20年的發展歷程,每一步重要轉型都高度契合國家戰略,而且都努力實現了在不同領域的科技創新和產業突破。”



  從負責集團產業投資到擔任東旭光電副總經理,再到出任嘉麟杰董事長,王忠輝委員在東旭集團10年有余,經歷了從衰退的CRT行業到TFT-LCD行業的轉型,見證了東旭集團的成長和崛起。東旭集團把握住了產業升級、技術更迭的機遇,完整掌握了全套平板顯示玻璃生產技術,打破了國際壟斷,填補了國內空白,根本上確保了國家顯示產業安全,補齊了“缺芯少屏”中“屏”的原材料短板。



  公開資料顯示,成立于1997年的東旭集團總部位于北京,是一家多主業的大型高科技企業。目前,東旭集團旗下擁有三家上市公司,分別是國內排名第一的液晶玻璃基板制造商東旭光電,國內新能源環保頭部企業東旭藍天,以及此次收購北極光電的嘉麟杰。



  從發展石墨烯新材料產業到收購、整合上海申龍客車,王忠輝在東旭集團所做的產業拓展無不依循國家戰略新興產業的發展要求。其中,被譽為“21世紀革命性新材料”的石墨烯屬于新材料產業,而申龍客車屬于新能源汽車產業,承載著國家“換道超車”的歷史使命,二者同屬國家鼓勵的戰略性新興產業。



  仔細分析東旭集團投身的產業會發現,國家確定的“節能環保、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醫藥、新能源、新能源汽車、高端裝備制造和新材料”七大戰略新興產業中,除生物醫藥外,東旭集團已進入其余六大產業,實實在在地成為了國家戰略落實中一支不容忽視的企業力量。



馭風


  

      小米創始人雷軍曾有一個著名的風口論:風來了,豬都能飛上天。



  國家確定的戰略性新興產業,被很多企業界人士解釋為新風口。



  但是,風總有停的那一天。



  造風、馭風能力,才真正考驗一個企業、一個企業家的能力。



  王忠輝這次選擇北極光電,正是要造一個新風口。



  這不是一時心血來潮。



  出任嘉麟杰董事長后,王忠輝通過多方調研發現,隨著人類社會進入信息時代,通信行業重要性日益凸顯。以5G為代表的通信行業,更是以其技術的尖端性及與其他高科技行業的強相關性,成為新一輪全球高科技競爭的核心和制高點。



  為了找到合適的切入點和收購標的,王忠輝帶領團隊對光通信產業鏈進行了全面系統分析、評估,并調研了大量行業內標的公司,涵蓋從芯片、器件、模塊,到設備再到運營的全產業鏈。



  他們發現,在電信市場,我國光通信產業鏈各環節在全球的競爭力呈現金字塔結構:下游以華為、中興為代表的通信設備商在市場份額和競爭實力上占據較強優勢,中游的光模塊環節也已具備一定的基礎,而上游的光通信芯片、器件環節則相對較弱。特別是在光通信芯片領域,我國25G及以上高端光電芯片尚處于在研、樣品或空白階段,進口依賴嚴重,技術主要集中在部分美國和日本企業手中,在關鍵領域被“卡脖子”的風險極大。



  以2017年數據為例,低于10G光芯片的國產化率達到80%,而25G及以上光芯片國產化率僅3%;低于10G光模塊國產化率約90%,25G及以上國產化率僅10%;激光器和探測器管芯產品,整體比光芯片稍好但仍然很不樂觀,中國只有少數幾家單位能自主生產,而且僅限于10Gbit/s以下速率,高速激光器幾乎為技術空白。



  “最值得切入的是上游的芯片和器件,我們希望先從這一環節切入,未來再做深入產業鏈布局。”王忠輝迅速鎖定并展開對5G光通信產業上游光學濾波器芯片龍頭北極光電的收購,意圖藉此切入光通信產業鏈,并以此為基礎對產業鏈重要環節實施有效整合。



  王忠輝對此充滿期待。“收購北極光電后,嘉麟杰將進一步整合各方資源,加快轉型步伐。”他說:“北極光電的光學濾波芯片用途非常廣泛,除可應用于光通信領域外,還可用于3C數碼產品、無人機產品、安防監控設備、機器人、汽車、可穿戴設備和AR、VR產品等諸多領域。我們希望依托這一優勢,把嘉麟杰打造成為全球領先的創新型光學解決方案提供商,在與東旭集團現有產業形成互補和協同的同時,更加貼合當前國家新的戰略需要,更好地發揮出企業的市場主體責任,體現出企業關鍵時刻的使命擔當。”


(文章來源:人民政協報)



福彩121期现场开将